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下载 > 文章内容

江歌案终判陈世峰免死:地狱的底层不是火焰而是极度的寒冷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21-12-06 阅读:

  刚刚过去的(12月20日)下午两点,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一案于东京地方裁判所宣判,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一审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。

  这已经是日本法院根据检方(江歌的支持方)提出的20年量刑所做出的最重判决。

  这里,我们不谈江歌去世后的400多天里她有多绝望,以及有多少次在法庭上崩溃,甚至晕倒。

  我们来回顾她之前接受采访说的一句话:“我要知道能判死刑,我就不去努力了,正是因为不确定,我才这么努力地在做。”

  明知可能绝望,但却抱着艰苦卓绝的希望,这就是坚强的江歌母亲,江秋莲过去一年多的生存现状。

  “地狱的最底层不是火焰,而是寒冰,是极度的严寒。”但丁的《神曲地狱篇》,关注案件一个月以来,此时此刻,不知道多少人怀着和我同样的心情。

  在日本这个需要连续杀人,且手段恶劣才能判处死刑的国度里,有多少被害者以及周边人的人心是这样凉下去的?

  没有严惩,就没有保护。更谈不上公平以及正义。法律是确保人生及财产安全的最后底线,我们不要再拿国外的一切都更“人性化”的论调来自怨自艾了。

  前天,关于庭审的关键性进展出来后,我带大家理性回顾了下事件进展,江母、刘鑫矛盾的起源和反思,遭到一些读者问候了我祖宗18代。第一次遭遇丧失理性的情绪化攻击,有些诧异。

  从今年11月《局面》突然上线几个月前的视频采访,将刘鑫与江母的矛盾争端继续激发成为新闻热点,无数自媒体跟风吐槽,赢得广泛关注,到如今真正的寒冷来了,江歌母亲处于绝望中的绝望时,网民的情绪散去,自媒体的关注也相应散去。

  案件宣判的10分钟前,我开启了今天的文章写作。我无法置换江歌母亲的心情,稍微设想一下都不寒而栗。

  女儿惨死,自己穷尽了400多天的各种努力,如今的结局是,陈世峰在日本法律里免予死刑,甚至连终身监禁都不可能。

  但我试图以某种个人化的仪式感陪伴这10分钟。我想,一定有人和我一起关注并印刻这个时间,默默地为最终的审判心怀寒冷地眺望。

  法律是维护治安的底线,与道德无关。可江歌的母亲,以及我们很多人,只能选择法律保护我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。还有很多审判,来自人心。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,与法律无关。所以,当江歌母亲在看到律师向法院提出:申请陈世峰量刑20年的要求时,她痛哭并喊道:法官,请当庭释放陈世峰。

  根据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报道,江歌去世后,江母包着女儿的骨灰盒在家度过了一个多月,才下葬。并在江歌的墓穴旁为自己挖好了墓穴。

  我们当然有理由劝诫她尊重自己的人生,江歌死了她要好好活。但我们无法阻止一个选择生死的权利。

  我们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助江歌的单亲妈妈,江秋莲乐观、开朗、独立,有信念地活下去。

  所以,我特别在此呼吁,不管今天的庭审结果怎样,有没有公益机构能为江母提供身心的疗愈服务?

  看到“徐静波”和局面访者“王志安”这两位跟踪事件,暂时获得江母信任的媒体男士一边发出近亲者观察文章,一边推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,给自己拉粉,我无比鄙视他们。

  报道就是报道本身,影响力产生在对内容本身的报道或者分析,不要搭乘当事人的“信任”快车推荐与报道本身无关的其他。

  我期望江歌母亲,提防那些蜂涌过来的“热心人”,不要再受到二次、三次、多次伤害。

  关于刘鑫,我鼓励江歌母亲再次提起赔偿和诉讼。不管人伦还是后续的精神摧残,都有理由提出赔偿。

  而至于刘鑫是否做假证,她当时有没有锁门,有没有听见门外的呼救声,报警录音足以说明问题。

  要告刘鑫,但不要继续在网络上发起舆论攻击,甚至披露刘鑫一家的信息,不要为了争取自己应得的权益去以身试法。

  刘鑫,你的人生已经被上了重大的一课,从麻木和怯懦当中走出来,认错、道歉,赔偿。

  纽约大学精神病学家詹姆斯吉里根在《暴力:反思最致命的流行病》里有过这样的论述:羞辱最初会带来痛苦,但持续不断的羞辱会让人越来越不敏感。当程度超过某个界限,羞耻就会像寒冷一样,让人感到麻木,心如死灰。

  我不同情刘鑫,但我怜悯并唾弃所有的愚昧和无知,甚至是邪恶与自私,那属于寒冷的地狱。

  最后,狗日的陈世峰,相信你死罪可逃,活罪免。如果你还有真正的“余生”,赎罪是你活着的所有意义。

上一篇:烟台栈桥海域现万只水母 专家称属正常现象 下一篇:5G百部少儿系列电影《少儿成长不烦恼》第二季在芜湖古城举办

相关阅读